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管道修复 >

从管道安装工到“站街工”再到挪车工他说自己“挪对”了人生

发布日期:2022-05-10 05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上线门课程登陆国家智慧教育平台!在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城,张有海跟着导航来到一处居民巷子,很快在巷子深处找到了停放的共享电单车,便利索地把三辆共享电单车搬上三轮车,转运至路边画线停车区域,并整整齐齐地摆放好。

  把车挪动至合规停放的地方,是张有海每天的工作,作为一名新就业形态劳动者,他借助共享经济的春风,从一名传统工人成功转型,三次挪动了人生,过上自己向往的生活。

  学习表现优异的张有海渴望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却碰上父亲因常年酗酒突然病倒,不就后父亲就离世了。“当时医治父亲的钱都是找亲戚借的,办完后事家里欠账2000多元,这是笔不小的债务。”张有海毅然决然地对母亲说:“不上学了。”

  1987年出生的张有海那年20岁,由于武定当地就业机会少,他随同村伙伴前往100公里外的昆明。这是他第一次来昆明,也是他人生的第一次挪动。

  起初,张有海找了份保安的工作,每月收入一两千元。干了两年后,见识到了一些就业机会,他开始思考“如何挣得更多”。

  此后,他转行成了一名消防管道安装工人,每天在工地上忙个不停,“管道非常重,而且安装位置在屋顶,安装时非常危险,作业过程重要格外注意安全”。张有海告诉记者,尽管吃住简陋,月入三四千元却让他尝到了奋斗带来的甜头,这一干便是7年。

  张有海和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身体健康每况愈下,2016年,他选择回到老家,一边照顾母亲,一边种地、打零工,开始了人生第二次挪动。

  为了让母亲住得更舒心,张有海拿着自己的积蓄,加上政府补贴和无息贷款,开始重建老房子。本以为“好日子”就要来了,母亲却突发脑出血。建房欠下了9万元,再加上医治母亲欠的7万元,他身负了16万元债务。

  因为母亲血糖高,张有海每天都回家和母亲一起吃晚饭,饭后再按照医嘱帮母亲打胰岛素。虽然家里还种庄稼、种菜、养鸡鹅等,张有海从不让母亲操劳。

  母亲医好后,也彻底失去了劳动能力,陪伴照顾母亲的担子压到了张有海的肩上,他无法离开武定出门打工,只能在农闲之余到不远的县城街上当一名“站街工”。

  “县城产业薄弱、工厂少,就业机会十分有限,对我来说,除了‘站街工’也没其他更好的选择。”张有海介绍,“站街工”只能零零散散帮别人干点体力活,搬搬东西,收入十分不稳定。

  “不甘心”每天都在作祟,张有海想主动“挪动”命运。伴随着共享电单车在县城布局,让他这样的“留守青年”看到就业新机会。

  2018年6月,松果共享电单车进驻武定,张有海觉得这是个“就近就业”的好机会。“在昆明我骑过共享单车,我觉得这个行业在县城来说比较新。”看到招聘信息后,他抱着“试一试”的心态报名,最后成了一名挪车工人。

  由于不会在智能手机上使用工作的软件,也不会骑三轮车,再加上道路不熟,刚开始工作时,张有海每天只能挪三四十辆车。“同事都能挪那么多,为什么自己不能呢?”工作之余,他会带着手机专门到大街小巷,根据导航认路,熟悉工作场景。经过不断摸索和改进,半年之后,他每天能挪190辆车。

  每天挪190辆车是松果出行在武定对挪车员工的上限要求,因为这项工作强度本身就大,如果量再多可能会给员工带来过度疲劳的隐患。“别人可能要8小时才能挪完,但我通常6小时就能挪完。”如今张有海工作游刃有余,工作闲暇之余还去摸索共享电单车修理工作,“几乎所有一线业务都会了”。

  “把车‘挪对’地方。”张有海介绍自己目前的工作,“为了市民便捷出行,我们会及时将一些低车效的车挪到需求更大的地方。”

  伴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,以及共享电单车在武定深受市民青睐,张有海的工资也实现了增长,从刚开始的3000多元涨到现在的五六千元。“比在昆明挣得都多,而且开支比昆明少了很多。”

  3年多来,随着日复一日地将共享电单车“挪对”地方,张有海也把生活挪到了更好、更对的地方。

  在县城买房,是张有海一直的心愿。2020年初,经过他和妻子的共同努力,如愿在县城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,工作之外,照顾母亲、陪伴妻子成了张有海生活的全部。(记者 赵黎浩)